新疆旅行见闻 在南疆库车县老城, 见到记忆里的
更新时间: 2019-01-20

“锔活”也有粗细之分,“粗活”指的就是‘锔活秀’‘锔活秀’源自清朝的八旗后辈。八旗子弟“赏花弄鸟,玩瓷藏玉”,一旦家藏的宝贵紫砂泥壶失手碰裂,便找锔匠修补,锔匠师傅能够利用裂纹的走向因势利导,用金、银、铜、铁锔钉,锔出一枝梅或多少束桃花,稍经打磨,甚至可能身价倍增。而畸形的庄户人家,谁会有那个闲情逸致?

前些日子,咱们到库车县老城拍摄,在一家铜器店,居然见到了锔匠,切实就是铜器传承人接的一些零活,相应收点居民的费用,帮居民把破了茶壶、碗盆给缝补起来。这种锔匠,当初已经很少见了,现在谁家还用破烂的饮具呢?

这些年,随着人们生活水平始终提高,碗碟损坏就顺手扔掉,不再花钱费神请人锔补了,锔碗也就成了一种消失了的职业。它就像良多传统技巧一样,只能停留在我这辈跟上辈人的记忆里了。“破碗还能补?谁信!”你就算是认认真真地讲给孩子们听,他们也是一脸的不屑。

据说,到了民国年间,‘锔活秀’简直登峰造极,很多玩家有意在新紫砂壶中装满黄豆,注水浸泡,应用黄豆遇水膨胀之力将壶壁撑裂,再请锔匠用银钉锔成画纹,甚至连壶口、壶嘴、壶柄都趁机加以纹式包嵌,已经回升为一种锔嵌的手工艺术了。锔活始终持续到改革开放前后。“锔盆子,锔碗,锔大缸啊!”这陌生的吆喝声,似乎从古老村落里的巷陌中传来,把人带回到从前的手工艺历史时代,他们手艺精深,如行云流水,一个破裂的花瓶、一只摔烂的瓷碗、一把漏水的茶壶、一枚断开的镯子在锔匠手上很快就修补完整了。

锔匠是用来“一误再误”的职业,所以在城市挺受欢迎。他们一般用特制的波折铁钉(称钯钉、钯锔或锔子),将有裂缝的器物接补起来。修碗的方法是打钯锔。手艺人将攻破的碗片拼拢起来,用线扎缚固定,打算一下该打多少个钯锔,做好记号,而后用金刚钻在瓷碗外壁接缝两侧辨别钻出小孔,接着取铜质或铁质的枣核形钯锔(如钉书针大小)用小槌细心钉入小孔。最后在打了钯锔的地方涂上一种特制的白色灰膏,再用布擦拭,抹去多余的灰膏,一只碗就修好了。

话说过来,老辈人的节俭超乎假想,个别的百姓人家,就是攻破了碗盆也是舍不得扔掉的,找个补锅锔碗的(补锅匠往往兼锔碗),修起来连续运用。当初如果小孩子打烂了碗盆,大不了说一句“碎碎(岁岁)保险”,大家一笑了之。那时候小孩子惹了这档子事,少不了一顿揍啊!

打过钯锔的碗完全可以释怀应用,个别都很结实耐用。只是打了补丁的碗是有伤大雅的,有了客人还是让客人使用“囫囵碗”,家里人使用“补丁碗”。不过那时的人家,有谁家不几个“补丁碗”呢!当然其余瓷器如瓷坛、瓷杯等也可以同样修复。瓷器的硬度很大,必须要用金刚钻才钻得了孔,因此民间有“不金刚钻,别揽瓷器活”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