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 爹在城里唱山歌
更新时间: 2019-01-27

那天,我在大桥桥头堡附近的一个宾馆应酬,发现了父亲的秘密:他和一帮老人在桥头堡唱山歌。

每每遇上传统节日,如三月三、六月六、七月十四等等,青年男女都会玩山赶坳。在坳会上俩男青年并排站着,表情自然地唱开了。回应的俩姑娘共打着一把遮阳花伞,把脸遮住。男的唱完女的上。音调悠扬而且时急时缓,有时高亢有时低沉,就这样你来我往地唱到太阳落山。分辨时,男女之间更换了定情物,并约好了下次会见的时间跟地点。这就是侗乡典型的以歌为媒以歌传情的恋爱方式。

就像中秋吃月饼,

咱们侗乡有“歌的大陆舞的故乡”之称。干活累了唱多少句山歌就来了力气,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唱几句山歌心情就舒畅了,想跟阿哥阿妹交朋结友唱几句山歌来表白……能够说孩子们是听着山歌长大的。当初我还清楚记得五岁那年父亲教我的第一首山歌:

外面麻来里面甜。

好瓦要盖阴阳路,

莫嫌麻子不值钱。

千里砍柴来烧瓦,

哥有麻子妹莫嫌,

每天吃过晚饭,父亲就衣着整齐的出门了,往县城大桥的桥头堡去。七月流火,吃过晚饭后大家都往县城大桥那个方向去散步。因桥下有水桥上有风,是个纳凉的好地方。见父亲那样子,我说晚上漫步还这么讲究,随意穿点短裤汗衫还凉快些。父亲不回答我,只是笑了笑。

山歌歌词讲究修辞,比喻深刻,特别是押脚韵,偶数句句末字韵母相同,以押调为主,押韵为辅,讲求对仗。读过古书的父亲,对山歌可能谈得上痴迷。他有两个大大的红壳子笔记本,密密麻麻记的全是山歌。我曾偷偷抄过多少首至今还记得:

万里挑水来润花;

好花莫送别人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