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所在的位置: 主页 > fh5992.com > 正文

朗博科技成第二個 “仁東控股” 連吃8個跌停

更新时间:2021-09-04

  自仁東控股之後,又有一個“股民絞肉機”誕生,它就是連吃8個跌停的朗博科技。

  朗博科技是常州的一家上市公司,于2017年年底登陸A股,主營汽車空調系統相關産品,總股本只有1.06億股,流通股本3400萬股。在上市的第二年,公司便業績變臉,營收和業績連續雙雙同比下滑,直到今年三季報時才企穩回升。

  雖然業績表現不佳,但股價表現卻很牛氣。自2019年1月底開漲以來,該股至今最大漲幅接近4倍。尤其是今年6月以來的漲幅最為驚人,僅5個半月時間漲幅超過200%,如果有股民在這個時間段買入,應該賺得“盆滿缽滿”。

  不過,最近朗博科技的表現就讓股東們笑不出來了。自11月30日開跌以來,尤其是12月1日至12月10日期間的連續8個跌停,讓絕大多數股東措手不及。短短10個交易日,朗博科技股價下跌了61%。總市值由開跌前的68.8億元下跌至27億元,蒸發了40多億元。

  與仁東控股不一樣的是,朗博科技自進入2020年以來,針對自己股價的持續上漲曾連發多封公告,稱公司跟股價上漲沒啥關係。

  而且幾乎每封公告都要提到“經公司自查,公司目前生産經營活動正常,日常經營情況未發生重大變化……公司、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每人平均不存在涉及公司應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資訊……上市公司董事會也確認,公司目前不存在應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項或與該等事項相關的籌劃、商談、意向、協議等”。

  《紅週刊》記者查看了一下朗博科技近些年戶均流通股的數量,發現早在2019年下半年起,朗博科技的籌碼就一直在持續集中。

  從圖上就可明顯看到,自2019年6月底以來,朗博科技總戶數處在快速減少狀態,股東人數由2019年6月底的10639戶直線下降至2020年9月底的3511戶。也就在籌碼不斷集中的過程中,朗博科技的股價也在不斷攀升中。

  《紅週刊》記者扒了一下自2019年四季度至2020年前三季度朗博科技的前十大流通股東變化情況,發現其股東名單真可謂是“常換常新”,每個季度都要新進很多流通大股東,而且多數只是“曇花一現”。從股東性質看,多數是自然人,鮮有機構和公司出現。

  《紅週刊》記者在梳理這些股東的各種背景資訊之後,發現多數人既無什麼任職公司,也不是大老闆香港挂牌完整之全篇,旗下也沒有什麼公司,很多人只是首次進入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東。既然如此,他們如果只是投資,那又為何要選擇一家基本面不佳的朗博科技,且還是快速進入又快速退出?

  如此的神操作,結合如今的“斷頭鍘”走勢,讓人懷疑這些人很可能是一些做莊者的“馬甲”,借不同人身份來掩蓋做莊目的。

  值得注意的是,在朗博科技流通股東中,益家資本值得一提。據第一財經報道,益家資本是從事場外配資和虛擬盤交易的資本大佬李躍宗控制的企業,其旗下的益家聚美1號私募證券投資基金(下稱“益家1號”)以及益家聚美3號私募證券投資基金(下稱“益家3號”)同時出現在朗博科技前十大流通股股東名單中,今年三季度分別持有朗博科技61.8萬股和44.66萬股,合計佔該公司流通股份的比例為3.17%,持股僅次於第一大流通股股東許丹丹。目前,李躍宗因涉及虛擬盤,涉嫌經濟詐騙目前已被浦東警方控制。

  收集籌碼的自然人來頭非常神秘,但近幾天撤資的機構們卻多是資本市場的熟客。

  《紅週刊》記者查看了自12月1日至12月11日的龍虎榜數據。其中12月1日光大證券成都光華大道營業部有1794.89萬元資金出逃;此後華鑫證券樂清雙雁路營業部以845.17萬元賣出。

  12月8日之後,華福證券江蘇分公司大舉出逃,賣出金額6509.02萬元,五礦證券成都二環路東四段營業部緊隨其後,賣出金額2923.57萬元,國聯證券南京湛江路營業部、平安證券江蘇分公司、中天證券深圳海岸城營業部也都有上榜,賣出金額均超過了2300萬元。

  而12月11日,從上圖可以看出,前五大賣出席位的賣出資金都超過了1000萬元。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在這些出逃的營業部中,有的還同時在其他股票賣出席位中出現。比如12月8日之後出逃的華福證券江蘇分公司,同期也是另一家公司大連聖亞的賣一營業部。很巧的是,同時從朗博科技出逃的國聯證券南京湛江路營業部,也是大連聖亞的賣五營業部。

  除此之外,朗博科技 12月 9日的賣二即五礦證券成都二環路東四段營業部,還在12月7日大連聖亞的龍虎榜之中出現。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這個營業部同時還曾出現在新天然氣、孚日股份、英聯股份等公司的龍虎榜之中,而這些公司無一例外都曾出現過突然暴跌的走勢。

  朗博科技在連吃八個跌停之後,痛哭的除了它的大小股東之外,公司的實控人也好像笑不出來。因為2020年12月29日,朗博科技限售股面臨解禁,可在股價腰斬下,錯失了套現好時機。

  事到如今,朗博科技的股價已“跌下神壇”,有一些投資者躍躍欲試想要進場抄底。那麼,朗博科技值得抄底嗎?

  近日,就有遊資進場試圖“抄底”該股,但立馬就吃了一個跌停。比如12月9日,恒泰證券上海蘭花路就買入 4379.56萬元。12月10日,朗博科技繼續一字跌停,恒泰證券上海蘭花路仍不死心,當日繼續買入1171.87萬元,可12月11日,朗博科技股價仍處在下跌中。

  除了這一營業部之外,華泰證券深圳益田路榮超商務中心營業部在12月9日剛割了大連聖亞部分倉位後又買入2397萬朗博科技,但同樣在12月10日遭遇跌停、12月11日繼續下跌。

  遊資遭遇尚如此,“小散”們進場抄底更需謹慎,而且,從朗博科技的基本面來看,其經營情況還存在不少疑問,需要更仔細斟酌。

  從朗博科技近幾年經營業績來看,2018年、2019年,朗博科技營收、凈利潤都在不斷下滑的,其中這兩年的營收分別為1.74億元、1.6億元 ,同比下滑7%、8.22%;同期歸母凈利潤分別為3020萬元、2292萬元,同比下滑14%和24%。這説明這兩年中,朗博科技在經營上是遇到了一些問題的。

  值得注意的是,若查看朗博科技的資産狀況的話,可以看到公司的應收款項佔營收比例非常之大,到了2020年前三季度甚至超過了70%。如此情況説明,雖然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的營收和凈利潤都有所恢復,但大多數仍是“紙面富貴”,並沒有變成真金白銀進入公司的口袋裏。更為重要的是,這些應收款是否真實,還需要對其大客戶變化、同業公司的情況做更多分析,才可確認。

  在這種背景下,投資者若認為已經到了可抄底的時候,還得小心地板下面還有地庫,而地庫下面則還有十八層地獄呢!

  免責聲明:中國網財經轉載此文目的在於傳遞更多資訊,不代表本網的觀點和立場。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中國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領導,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管理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本網通過10個語種11個文版,24小時對外發佈資訊,是中國進行國際傳播、資訊交流的重要窗口。

  凡本網站註明“來源:中國網財經”的所有作品,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話: 86-10-88828000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號

  關於我們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外宣服務與廣告服務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舉報流程